第三百九十二章 陳青與王昊

熱門小說推薦: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獵艷記 寶貝太大了進不去 花開欲暮 山里漢的小嬌妻 農村風流寡婦 星辰道 天才風水師 女行長的沉淪

本站訪問地址更新為:http://www.bkiyii.live 手機版訪問地址更新為:https://m.22ff.org

就在今日,一股強大的冷空氣從北方席卷而來,來到了長安。

天空上,陰云密布,沒用多久,長安城就下起了雨。

濕漉漉的青石街,苗不缺坐在門檻上,看著豆大的雨水砸在青石板上。

從來只求活著的苗不缺此時心中多了一些多愁善感,他好不容易與李婷來到長安,本打算著與李婷以后過上好日子,誰知又發生了這么多事。

“那些該死的修行者,天天在想些什么,就不能讓別人過上幾天好日子。”苗不缺望向天空,罵道。

苗不缺咦了一聲,他注意到空中有數片雨水呈現出不一樣的姿態,好似被什么從中切斷。

平康坊,主路上,一人身穿青色長衫,右手握著一把長劍,他整個人站在那里,就好像與整個天地融為一體,任由雨水淋在身上,從遠處看去,此人就像是從畫中走出的人物。

而另一個人身穿黑袍,一頭寸短,雙手之中并無兵器,在他身旁三丈之內,似有無形氣機攪動,將雨水格擋在外,一片葉子從樹上飄落,飄到黑袍身旁三丈之時,瞬間被剿成齏粉。

兩人劍道不同,可見一斑。

在歷經無盡廝殺之后,陳青忽然明悟了另一條劍道。

陳青右手握劍一橫,一陣狂風吹向王昊,王昊右手握拳而出,砸向這陣狂風。

狂風碎成一道道細風,紛紛吹向王昊。

王昊快速出拳,在極速打出一百零五拳之后,徹底讓這些細風消失。

陳青一斬,數片雨水從天而落,在空中紛紛化為雨劍,紛紛刺向王昊。

王昊右手握拳,做舉火把式,那片雨水在空中就被烘干。

這一風一雨,就是陳青劍道的體現。

王昊做了一個起跑準備姿勢,留下一道殘影,撞向陳青。

陳青用劍在身前一橫,王昊右拳在陳青面前七寸,不得再進半分,就像是砸在山岳之上。

王昊進攻受阻,陳青眼疾手快,橫在身前的劍再次往前劃去,換做常人,陳青有把握這一劍必定讓那人開腸破肚。

同樣,這把劍劍尖停留在王昊腹前三寸之地,再進幾寸,就可以劃進王昊的身體。

兩人雖然各自都阻斷了對方的攻擊,但兩人用的方式皆有不同。

陳青用的是格擋,而王昊用的是控制。

兩人很自覺地拉開戰斗距離,各自后退五十步。

雨勢漸大,寒氣逼人!

王昊意念溝通儲物袋,數十把飛劍從儲物袋中飛出,王昊右掌向空中攤開,那數十把飛劍在他掌上凝聚成了一個劍丸。

王昊右掌向陳青一甩,這數十把飛劍將雨滴斬成兩半,向陳青飛去!

陳青右手握劍,身周劍氣翻滾,一劍斬下,氣機如同風暴向四周涌去。

陳青看似是一劍,其實這一劍已經比得上許多劍,鏗鏘之聲不斷從雨中傳來,火星閃現。

兩人似有默契,一前一后,飛離了這個地方。

長安城不準高空飛行,但低空飛行還是可以的。

兩人飛到一片湖泊之上,在這大雨時節,仍有幾位身穿蓑衣的漁者在岸邊釣魚。

隨著王昊陳青的到來,在岸邊釣魚的人也越來越多起來。

望著離自己大約百丈的王昊,陳青說道:“上次你大鬧我劍宗,給我劍宗之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不少長老說你是五行大陸第一天才!”

王昊可不會接這大帽子,第一他不是五行大陸之人,第二,他也不認為自己是第一天才!

王昊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不是五行大陸第一天才,你們宗派的長老之所以那么說,只是為了挽回一些劍宗的面子罷了。”

陳青接著說道:“我與你第一次交手之時你便在云峰城之上污蔑我身懷太玄經,說實話,那件事給陳某造成了不少的麻煩。”

王昊無視那些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,說道:“沒錯,太玄經就在老子身上,我之所以能將劍宗攪得天翻地覆,就是因為太玄經,不怕死的就過來搶啊!”

這句話是對陳青說的,也是對長安城的所有修行者說的。

話罷,王昊赫然出手,一陣帶有誅仙劍意的劍風從湖中向岸邊刮去,剎那之間,這陣風就刮死了十位不知名修行者,以及重傷七名修行者。

這是王昊給的一個警告。

陳青微微皺眉,道:“陳某之所以于你一戰,不是為了花里胡哨的虛名,只是單純的想與你一戰,請接招!”

陳青學著王昊那樣右掌攤向天空,只是沒有數十把飛劍從他的儲物袋中飛出,他用的不是實質的劍,而是雨劍。

湖泊上的那數十萬滴雨水就是數十萬把劍!

剎那之間,漫天劍雨,嘩然而下。

王昊抬頭望向空中,臉上寫滿了震驚之意,道:“你瘋了吧,你的劍元難道就如此充沛!”

王昊先前突然出手,襲殺了岸邊數名修行者的事跡并沒有讓岸邊的修行者遠離,相反的是,現在岸邊密密麻麻站滿了人!

按照紫云宗大長老的話說,這兩個人很有可能是五行大陸最為妖孽的兩個天才,前去觀摩一番,肯定會有意外的收獲。

與大長老想法相同的不是少數,比如說在岸邊的某處,數十名劍宗弟子全部出現在此處,他們在身旁結下劍陣,以防湖中忽然出現什么莫名殺機,他們開啟劍目,注視著湖中,生怕錯過任何一個戰斗細節,他們表情平靜,但是眼神中已經暴露了他們極為亢奮的內心!

大葉仙宗,紫云宗,黑風宗,鐵寒宗,青葉宗,水寒宗等等,這些宗派一聽到消息,就組織了數名強大的防御型長老帶著一群頗有天賦的弟子前去觀戰。

人群中,刮起了風雪,透骨的寒氣逼退了眾人,魏雪負劍于身后,與徒弟葉陽出現在了湖邊。

王昊與陳青決戰的消息也迅速傳進了皇宮,書院,中天樞和欽天監。

武親王代表著皇家,帶著一群將士出現在了湖邊。

書院的二先生鄧彰也從書院后山中趕來。

中天樞與欽天監也來了數十名官員,他們有的人是為了維穩,怕此地出現什么混亂,而有的人帶著文房四寶過來了,他們負責記錄此次兩人的戰事。

當陳青右掌向空中攤開,數十萬把雨劍形成之時,岸邊傳來了驚呼聲。

“大師兄加油!大師兄加油!”劍宗的弟子吶喊著,為陳青助威。

看著空中的那數十萬把雨劍,不少修行者越發覺得空氣有些寒冷!甚至是有一名修行者爆了粗口,道:“誰他娘的能抵擋住數十萬把劍。”

紫云宗大長老說道:“陳青不愧是劍宗首席大弟子,閑庭信步之間就可以操縱數十萬把雨劍!”

“看來大師兄一開始就準備大招啊!”一名劍宗弟子說道,其旁之人皆是暗自點頭。

這招,在他們看來,就是大招了。

書院二先生搖了搖頭,說道:“陳青此招看似宏大,但并不會給王昊造成什么直接的致命威脅,此招第一是為了找到吳昊的破綻,第二是為了消耗王昊的戰力,劍宗有一種走自然劍道的劍法,看來陳青已經學會了,他可以從風雨自然之中快速補充劍元。”

鄧彰的點評很是另類,很多修行者心中有所不服,但礙于鄧彰的身份,不敢說出口。

王昊臉上露出震驚之意,他沒有想到,劍法還可以這樣用!

王昊右手在空中劃了一個圈,一個金色光罩出現在王昊身周。

“雨落!”隨著陳青呼出這二字,他右手重重甩下,上萬把雨劍從空中落下。

王昊使用了最為保守的戰術,那就是防御,光明之力在他的身周形成了保護圈。

數十萬把雨劍看似數量極多,但是落下之時也就片刻時間,王昊的光明之力太過純粹,已經接近最為原始的光明,那些雨劍紛紛被光明之力烘干!

陳青長劍一斬,劍風皺起!吹皺一池湖水。

光明之力可以烘干雨水,但是風呢?

劍風穿過了光明屏障,王昊沒有想到陳青的劍法如此詭異,在倉促之間著了道,右肩之處被劃出一道傷口,可見筋骨!

雨劍落,疾風起,瀟瀟雨歇!

雨停了,王昊右肩流出的一滴血液落入湖中,他右掌散發光明之力,撫慰在傷口之處,于是,那傷口漸漸復合!

見陳青占了上風,劍宗弟子的士氣大漲,似乎看到了陳青將王昊斬于湖泊之上,一洗劍宗恥辱!

王昊望著陳青,說道:“還有嗎?”

陳青說道:“有!”

王昊身周血氣如虹,從儲物袋中拔出長劍,在湖面之上劃出一道漣漪,沖向陳青。

鏗鏘之聲,不斷響起。

兩人劍招極為精妙,每一劍都用盡了全力。

一開始,劍宗弟子還能看清二人的劍招軌跡,后來就懵了,他們已經分不清哪里是劍的殘影,哪里是真正的劍。

“鄧先生,你能不能給我們講講啊,我們看不清啊。”一名劍宗弟子向鄧彰問道。

鄧彰說道:“兩人從一開始的術法對拼變成了現在的武技對拼,這種武技對拼比術法對拼更是要集中注意力,據我觀察,他們的每一劍都用盡了全力,每一劍他們都要保證體內氣機不斷,如果氣機一斷,就被對方找到了漏洞,如此近距離之下,來不及施展術法,在片刻之間就會被對方分尸!這種原始的劍技對拼到了這種程度看似很簡單,其實很難,難就難于每一劍都要用盡全力!”

(快捷鍵:←)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(快捷鍵:→)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愛書網立場無關!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澳门国际注册送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