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二章 絕境

熱門小說推薦:真武世界 火影之命外之人 封神獵艷記 寶貝太大了進不去 花開欲暮 山里漢的小嬌妻 農村風流寡婦 星辰道 天才風水師 女行長的沉淪

本站訪問地址更新為:http://www.bkiyii.live 手機版訪問地址更新為:https://m.22ff.org

想到這里,天骨老者的臉色逐漸狂喜,笑容逐漸瘋狂。

在他看來,如果香姑娘無法抵御蛇毒,那么眼下的她不過是強弩之末而已。也就是說,她很難動用紫靈形態。而沒有紫晶弓的話,云初對他的威脅近乎少了一半。

這么說,他可以肆無忌憚的對付眼前這兩人了!

這樣想著,天骨老者狂笑了幾聲,如果得到了青元藤與冰元素靈氣,再吞噬了云初與香姑娘,那么所帶來的提升,簡直難以用言語來形容。

到那個時候,黑袖統領算的了什么,黑霧峰的護法又算得了什么!閉關數年,出關之時,就連黑霧峰的峰主黑玄風,他也不會放在眼里!

就在此時,天骨老者忽然發現了一股詭異的氣息,這股氣息在林內悄然升起。心中微微一顫,這氣息他似乎很熟悉,或許在哪里見過,一時又想不起來。

但這種心悸感,這種極度危險的感覺,絕對不會錯。臉色一變,向四周掃視一眼,并未發現什么。

難道是那姑娘動用了紫靈形態?想到那張紫水晶般的靈弓,天骨老者臉皮一抽,立即向香姑娘看去。

但見香姑娘一手摻著云初,整個人有些軟弱無力,就像一個生了病的鄰家女子,她怎么可能凝出紫靈形態?天骨老者心中竊喜。

又將目光投向云初,難道是這小子在耍什么把戲?瞧見云初手中抓著一物,仔細一看,那正是一個儲物袋,袋口敞開著,他好像從袋內取出了什么東西。

他取出了什么東西?

忽然,天骨老者心中一蕩,整個人一輕,只覺身體在高空墜下一般,連忙向腳下看去,臉色瞬變,怎么會這樣!?

不知什么時候,他的腳下,已是化成了一片泛著氣泡的詭異沼澤,他的身體正在徐徐陷入,并且他沒有做掙扎,因為他知道,掙扎壓根就沒什么用!

這種沼澤只能由一人制造出,也只能代表一個人,一個能在瞬間使一座城池淪陷的人,他是修煉界的神話。并且,天骨老者很熟悉他!

天骨老者唇角微微發抖:“這是……水無影到了么?”

云初望著眼前的一幕,天骨老者,千足蜈蚣,花蛤蟆,蜥蜴,大蛇……所有的敵人都受到沼澤的影響,徐徐陷入,逐漸被吞噬。

云初算是松了口氣,看來水無影沒有坑他。

原來,云初見天骨老者識破了自己的計策,被迫無奈,便將水無影贈于他的那一股水元素靈氣用掉了,制造出這一片沼澤地帶,將天骨老者等人困入其中。

云初的臉色逐漸變得陰沉,他的憤怒都寫在臉上……

水元素靈氣只有那一點。他千辛萬苦,在紅石城經歷了一幕幕,才得到了它。本來要用它對付獄魚,眼下,被這些畜生逼到了絕境,只得用它來御敵。

他只是想去救人,為何會有這么多人阻撓他?就為了自己的利益么?為了自己的利益,去害別人,這是多么無恥的一件事?

天骨老者等人的身體逐漸被陷入,它們的腿,腰,脖子皆被陷入。漸漸的,整個人都被陷了進去。

但憑借這片沼澤,是不足以殺死他們的,最多將他們困住一段時間。云初擔心千足蜈蚣會沖出來,右掌一璇,催出一股靈氣,凝聚成球,拍向地面。

隨著這團冰元素靈氣地撞擊,這片沼澤登時被凍結了,形成了一片厚厚的冰面,這樣,它們便很難掙脫了。

云初冷冷地掃了眼冰面,暗道,天骨老者,要不了多久,我便會親手結果了你們!

現在,他要趕往小黑山。

側看一眼香姑娘,此刻的她,正如纖細柔弱的楊柳,在風中搖曳一樣,邁步都難。想到天骨老者的話,她命不久矣。

云初問:“香姑娘,該如何替你解毒?”

香姑娘搖頭道:“不礙事,先離開這里再說。”

“真的不礙事么?”

“那還有假?”

云初無趣一笑,她說的是真是假,自己也無法辨別,眼下正是要盡快離開這里。云初想了想,又道:“你的紫龍呢?”

香姑娘道:“紫龍不易現身。”

云初尋思,都在生死關頭了,紫龍為何不易現身?但現在可不是考慮這個的時候,說道:“我背你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云初彎下腰,香姑娘輕輕地附上,便將她背起了。雖然瞧不見她的臉,但可以看到的是,她地舉止是乖巧的。

香姑娘很輕盈,就和她的步伐一樣,如同一陣婀娜的春風。這陣灼熱而柔軟的觸感,很容易讓云初聯想到一具美麗而妙曼的軀體。這是一具完美的軀體,足以令任何男性為之瘋狂。

尤其是后背所觸之感,簡直可以叫人忘記所有不快。

最重要的是,這種奇妙之感來之不易,至少他從來都沒有想過。

清冷而**的香姑娘,給人的感覺,宛如一尊神像,她是一朵絕塵仙子,她整個人都是不可褻瀆的。能和她交談幾句,便可以讓你感到莫大的滿足。

而此刻,她居然出現在了云初的背上。乖巧的像只貓咪,安靜的如同睡美人。唯一不安靜的,便是那略微有些急促的呼吸聲。

胡思亂想一番,云初步伐不減,古怪笑笑,他在笑自己。這種時候,他居然還能“惦記”背上的美人,并且,他很清楚的感覺到,他還能繼續胡思亂想下去,甚至能想的更深一些。

所以,他才笑出了聲。

但他在“惦記”香姑娘的時候,他的內心,有一絲不濃不淡的譴責之意,因為他已經不是惦記了,說是褻瀆也不為過。

“你笑什么?”

這是一陣柔和而動聽的聲音,只是有些不大自然。仔細回味,便能品到其中所蘊帶的尖銳之聲。這尖銳之聲,說明了香姑娘在說這句話時,她的內心是敏感的。

絕塵仙子,是不會出現在一名男子的背上的。而香姑娘,她正是這種性格,她便是絕塵仙子。但她確是被云初背起了,若有選擇,她會選擇不。

內心雖有點小糾結,但香姑娘是懂事的,她不會死守一個理,而因此影響到身邊朋友的安危。所以她毫無猶豫地被云初背起了。

她也是女子,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,哪怕她再強大,也無法改變的事實。所以,就這樣出現在一名男子的背上,內心或多或少也會有所波瀾。

剛才,在聽到云初的笑聲時,她才會有點敏感。他在笑什么?笑自己?

云初眉心一跳,香姑娘問他笑什么?這看起來很難回答?然而,云初自幼時起,便精通了“撒謊”這一門本領,說是出口成章,一點也不為過。

“我在笑天骨老者,他被陷進沼澤時的表情,實在是太好笑了。”云初說的大義凜然。

香姑娘半信半疑:“真的么?”

云初道:“嗯。”

很快的,便行出了幾里,林子逐漸稀疏,來來去去的修煉者越來越多,看來距離小黑山已是不遠了。

他在想如何對付獄魚,至少不能背著香姑娘,背著一名“身患重病”的女子,去對付一個人類無法應付的生物。

云初幾乎是莫名其妙的行到了這里,這時候,他才意識到,眼下應該找一個隱蔽之處,替香姑娘解毒才是。而這樣一來,李秋靈又被耽擱了,這讓云初兩頭難選……

在這種時候,他真的是恨極了那幫人。他發誓,絕對不會放過他們!

“香姑娘,我先送你去一個安全的地方。”

香姑娘嗯了聲,過了片刻,問:“哪里安全?”

這個問題的答案,很難回答,云初舔了舔嘴唇,是啊,哪里安全?

“你不用想了,我告訴你吧,我的住處最安全,你要去么?”香姑娘有些不滿。

那自然是去不得。云初點了點眉心,這里距離你的住處幾百里遠,難道要我飛過去?道:“那么我們現在怎么辦?”

香姑娘道:“我怎么知道?”

云初苦笑:“找個地方先替你解毒,然后背著香姑娘這尊大佛,去對付獄魚。”

“呵。”

兩人談笑間,云初步伐不減,他要找一個隱蔽之處…但此處距離小黑山還剩幾里遠,林子越來越稀疏,找一個隱蔽之處談何容易?越往前走,地形越裸露。

他們又不能退回去,因為云初不懷疑天骨四獸的找人能力。

好在小黑山附近,修煉者眾多,想要渾水摸魚倒是容易的很,混入人群,也很難被發現。看來,只有這樣了。

向前行了一里之余,云初只覺悶的發慌,他很熱,幾乎是汗流浹背。心里暗叫一聲糟糕,香姑娘的體溫越來越高,這是毒素與靈氣激斗所帶來的后果。

這一幕,他太熟悉了,簡直太熟悉不過了。和半年前,與清漣一起逃亡的經歷幾乎一模一樣。

那次,可謂是九死一生啊。云初的腦海中,浮現出一張梨花帶雨的臉頰,心中祈禱,希望這次,能像上次一樣好運吧。

又往前行了一里,忽然,云初的耳中傳來一陣嘶吼聲,這聲音沙啞而可怖,令人作嘔,正是千足蜈蚣的嘶鳴聲。



(快捷鍵:←)上一章 回目錄下一章(快捷鍵:→)
本小說站所有小說、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!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,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!
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!情節內容,書評屬其個人行為,與愛書網立場無關!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澳门国际注册送彩金